战一!

  当看见这个身影的时候,所有训练场的士兵们都微微楞了一下。

  在年轻一辈之中,如果李斯特是经历过战神之路加冕的少年王,那么战一则是所有人心中年轻一辈的无冕之王。

  他来了?!

  所有人的内心怎么可能平静?

  在这一刻,整个训练场出现了那么一瞬非常短暂的沉默,之前那些喉咙不舒服一般的哼哼声,咳嗽声全部都消失了。

  ‘咔嚓’,在这样略显有些诡异的安静之中,战一咬下了一大块果肉,开始咯吱咯吱的咀嚼。

  隔着一定的距离,这声音却分外的清晰,因为停驻台上为了方便配合指挥,有扩音装置,这就是之前那个叫洋宝宝的年轻男人声音为什么会被大家都听见的原因?

  咯吱咯吱。

  战一咀嚼的声音其实很好听,让人听了非常有食欲,他的神情也很淡然,还是给人那种是一个调皮孩子的感觉。

  只有韩星站在风雪中,似乎看见了战一那琥珀色的瞳孔之中深藏的那种冷淡。

  对,不是冷漠,而是冷淡。

  这种冷淡非常的怪异,韩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韩星又瞥了一眼李斯特,他不可能不知道消息。

  李斯特站在前方,没有注意到韩星,他正侧着头和身旁的亨克说着什么?只不过他的侧脸线条有些紧绷的感觉,李斯特有压力。

  当然是有压力,战一来了!

  也不清楚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韩星这样想着,却听见了‘啪’的一声。

  韩星下意识的抬头,是那个洋宝宝关上了手中的镜子。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忽然引得原本安静的全场开始疯狂的大笑。

  天才士兵们似乎不想要再隐忍,就是想要笑一笑,显得分外的放肆。

  出奇的,李烈没有制止这无视军纪的一切。

  因为只要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些天才士兵们的眼神里面有着某种复杂的情绪,非常明显。

  他们应该意识到了什么,为了不弱气势,才开始这样笑。

  笑,才显得无惧,才显得自信!

  才会让自己觉得,战一即便强大,我也无所谓,看,我还能肆无忌惮的嘲笑洋宝宝。

  所以啊,不管是战一来了,还是别人来了我们不会输!

  李烈很欣赏这种情绪,年轻人必须有所谓的狼性,那情绪复杂的眼中能看出担忧,但也能品出兴奋。

  所以为什么不让他们肆无忌惮的笑呢?

  “呵呵。”在一片嘲笑的声音之中,洋宝宝也笑了,然后将手中的小镜子很爱惜的装进了衣兜里。

  随着镜子放入了衣兜,洋宝宝的笑容消失了,这一刻他望向了战一,神情开始严肃。

  事实上,抛开略显花哨的衣服,和妆容精致的脸,洋宝宝是一个好看且清秀的男人,严肃起来也有一定的气势。

  大家在一片哄笑当中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笑声有些变味,开始带着一种犹疑。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一股力量陡然爆发了,就在洋宝宝的周围!

  所有人看见原本朝着随着北风朝着北方倾斜的雪花,开始凌乱的飞舞旋转起来,朝着洋宝宝的周围聚拢。

  ‘哗啦’‘轰隆’

  也就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似乎听见了一道道浪涛水流的声音!

  笑声戛然而止。

  “笑我?”洋宝宝开口了,语气并不愤怒,却带着一种让人心颤的气势。

  被席卷聚集在洋宝宝身侧的雪花,伴随着洋宝宝的声音猛地碎裂,接着又被一股暴烈的,自洋宝宝后侧左右而来,似乎从天而降的水流一下子冲击的无影无踪。

  这两股巨大的水流没有任何的停顿,在出现开始,就朝着战一冲击而去。

  “好强大的水属性天赋。”

  “唔,超过一般三阶水属性天赋者太多!”

  “这洋宝宝是谁?他竟然敢和战一战斗?!”

  在场的谁不是识货之人?到底强不强大,一出手就知道了!

  但是没有人畏惧,所有天才士兵们眼中闪动的都是兴奋和某种跃跃欲试!

  而李烈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站在高台上就跟入定了一般。

  岂止是李烈,就算是跟随着洋宝宝身旁的两位大人物都视若不见。

  ‘咔嚓’,面对两股汹涌的水流,战一咬下了最后一口果子,那样子就像洋宝宝攻击的不是他,他也只是一个‘吃瓜’群众一般。

  水流的速度很快。

  就在战一还在咀嚼着最后一口果子的时候,已经冲向了那架超科技飞行器。

  ‘啪嗒’一声,战一扔掉了手中的果核,终于站了起来。

  而在他站起来的那一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看起来如此强大的水流,每一股都像上百个高压水枪聚集在一起喷射的水流,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四处乱溅,远远的看去,就像一道道巨大的水箭,被一个癫狂的疯子不顾一切的疯狂无目标的乱发射

  场面很壮观,但对战一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就连他脚下那台巨大的超科技飞行器都没有溅上一丝水花。

  ‘战一之盾,破无可破。’

  大部分人都想起了这样一句话,这是关于战一战斗力的一句评价,流传甚广。

  只是绝大部分人对战一的盾究竟是什么,还是毫无概念。

  可是在今天终于是见识到了,他就站在那里,他只是在站起来的那一刻升腾起了一股怪异的能量,然后没有然后了。

  洋宝宝如此的攻击,说起来是简单,但懂得人都知道这攻击绝对威力极大,在场的天才士兵们,除了李斯特韩星等顶尖之人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毫发无伤的挡下,其余人都不敢说能够正面的硬扛。

  但是战一呢?他只是淡淡的站着,就

  所以,还有什么然后?!洋宝宝的攻击是无效攻击。

  所有人都那么认为,可是洋宝宝却也很轻松的样子,他甚至又从裤兜里拿出了他的小镜子,在手中一上一下的抛着。

  可随着他抛镜子的节奏,那原本就已经很强劲的水流,开始变得更加强劲。

  这绝对是远超了三阶紫月战士的天赋能力!

  不过大家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什么,这两股水流就陡然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股巨大的水浪。

  在水浪的周围,天上的雪花一大片一大片的被吸入其中,水浪气势更甚。

  开始了!

  水浪一波波的,如同大海的波涛一般再一次扑向了战一。

  “浪涛之势,这洋宝宝不简单啊。”看见这水浪,韩星的眼中终于开始闪动着惊诧。

  “这洋宝宝的水系天赋,唔,亨克,你的情报落后了。”李斯特终于也发表了一句看法,神情也从漫不经心变得认真郑重。

  就在李斯特说话的这短短时间,洋宝宝所聚集的浪涛已经朝着战一冲击了十几次。

  气势宏大,那速度就像风暴之中的大海。

  但似乎这样也没有用,因为这些浪涛在一靠近战一以后,就会变成不可控制的乱流。

  可是

  李烈站在高台上眯起了眼睛,而跟随洋宝宝而来的两位大人物则流露出了慈爱欣慰的‘姨母笑’。

  他们已经发现了,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之下,已经有少数的水滴穿过了战一的混乱立场,开始顺势而流的靠近着战一。

  水,是什么?

  真正的水势是顺势而为,之后无孔不入。

  且水之韧,可滴水穿石!

  “战一的天赋能力近乎无敌,但若说有能力可与之为敌的话”李烈在心中发出了这样一句感慨。

  也在这个时候,洋宝宝看着战一开口了“讽刺我,不过是因为你忌惮我。你知道,在以后我会成长为你的克星。”

  洋宝宝怎么会这样大言不惭?在听见这句话以后,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一个念头。

  他的攻击明明无效啊!

  不过在下一刻,这样的想法就立刻破灭了,在天才士兵们惊奇的目光之中,在战一周围一米的范围内,出现了无数的冰刃!

  这些冰刃大的不过半个巴掌大小,小的只有半个拇指大小,在强烈的灯光下泛着晶莹美丽的光芒。

  没人怀疑它的威力,足够坚硬的冰,在绝对的速度下,就如同一道道真正的金属之刃。

  这样的数量,这样的距离,就算是战一只怕也

  战一在这个时候似乎也疑惑为什么自己身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冰刃,歪着头望着洋宝宝,就像是在询问。

  “我会手下留情的。”洋宝宝举起了右手,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手指一手,右手猛地紧握成拳。

  那些在战一身侧的冰刃立刻全部朝着战一激射而去,就像万千把飞刀,同时射向了战一。

  “这洋宝宝对水势已经理解到了很深刻的地步啊。”亨克的绿色双眸闪动着光芒,他已经看明白了一切。

  他是空间天赋者,他的双眼有着别人不可企及的优势。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韩星这个剑痴,好像也看穿了一些什么?神情若有所悟。

  其实战一会面对这样的危局,不过是因为洋宝宝利用洋流的冲击之力,和水势的顺势之性,让少量的水滴穿透了战一的混乱力场。

  接着,洋宝宝再利用自己的天赋之力,让这些水滴变为了冰刃

  这就是为什么洋宝宝说自己是战一克星的原因。

  他说的话并不算是吹牛。

  面对这样的攻势,战一终于动了,能让这个拥有无敌之盾的家伙动上一动也能算得上是一种胜利?许多人是这样想。

  可是战一的行动,并非是大家所想的躲闪,或者是用自己的力量来破碎这些冰刃。

  他似乎是为了回应洋宝宝,也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他搅动着这根手指,就像他的眼前有一杯水,他在搅动着这杯水一般。

  而随着战一手指的搅动,这些密集的,朝着他激射而来的冰刃再一次混乱了,贴着战一的身体如同之前的水流一样开始胡乱的飞舞,甚至相互碰撞,继而破碎

  “不要这样啊,我还要在洋流黑市买东西的。”战一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带着笑,露出了他的招牌酒窝,配合着他摆动手指的动作,这个模样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像还在嘲讽洋宝宝的模样。

  洋宝宝此时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的气势在快速的攀升,他开口说道“别假惺惺的,就算现在我的攻击对你造不成威胁。但之后呢?而且现在我还不一定输,我”

  “你这样我很难做啊。”战一收起了笑容,终于稍许的严肃了起来,随着他这一句话,终于他原本压抑的气势也开始爆发。

  那是一股狂乱的气势,一出现就将这强势的寒风给搅乱了,在他的身侧出现了一道又一道杂乱无序的旋风。

  战一,要开始认真了吗?

  “好了,你们是来报到的,不是来这里表演你们那可笑的实力的。不要坏了我的规矩。”在这个时候李烈终于开口了。

  他这一句话让兴奋的天才士兵们多少有一些失望,他们是希望开打的,打得越激烈越好,可以见见战一这个无冕之王的真正实力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可谁想到两人才刚刚认真,李烈竟然要阻止这场战斗?

  或许是不知道星火大队的军纪究竟有多严格,面对李烈的阻止,洋宝宝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气势还在急剧的攀升,那空中的浪涛已经快要形成一道巨浪。

  战一倒是收敛了气势,但是洋宝宝这边不收手,他是不可能任由洋宝宝的攻击的。

  见状,李烈脸上的神情变了,嘴角扬起,似笑非笑。

  看见李烈这神情,熟悉他的天才少年们顿觉毛骨悚然—李烈要发飙了!

  “可以了,宝宝。”洋流黑市的首席拍卖官马尔杰里在这个时候终于站了出来,他的语气柔和,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洋宝宝的肩膀。

  洋宝宝那攀升的气势就被莫名的打断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位洋宝宝的陪同者,洋流黑市的第一护卫黑曼巴沉默的上前了一步,挥手间,一道狂暴的风出现,刹那间就吹散了空中那一道巨大的水流,环绕着战一的冰刃也被那阵狂风吹落到了一旁。

  面对这一切,战一压根儿不在乎的样子,耸了耸肩膀,从怀中又掏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果子,蹲下来啃起自己的果子来。

  洋宝宝脸上还有怒气,想要挣脱马尔杰里,但无奈马尔杰里不松手,岂是他能挣脱的?

  他口中却是不服气的吼道“战一,我们没有完,入营之后再战!”

  “无所谓,不过我是不会入营的。若你还想和我打,一年以后如何?”战一淡淡的。

  洋宝宝听战一的说法,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你不入营到这里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怕了,临时找个借口吧?”

  “我送我的弟弟们来。”战一话音刚落,从超科技飞行器打开的舱门之中,已经走出了一个身影。

  龙一!

  是的,星辰十六少之中的龙一。

  大多数人都认出了他,毕竟在唐凌出现以前,站在这批年轻人顶端的,是星辰十六少,正京七子,黑暗九羽这一批人。

  随着龙一走出来,从打开的舱门之中,陆续走出了十几个身影,无疑这都是曾经的星辰十六少。

  当然,他们已经不是十六个人了,其中两人都死在了唐凌的手下,他们只剩下了十四个人。

  如今,他们早已经不再年轻一辈的顶峰了,从资源季航海那次事件开始,他们似乎就已经低调起来,继而消失。

  没人知道曾经这十几个天才少年这些年在做什么,又去了哪里?这个时候忽然出现在星火大队,总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此时,他们已经全部走出了超科技飞行器,呈整齐的一排站在停驻台上。

  他们身穿着全新的星辰制服,是一件过膝的大衣,衣领高高的竖起,扣上扣子就像一个围脖,遮挡住了他们下半张脸。

  风吹着大衣的衣角,让人有一种看着他们非常陌生的感觉。

  “我说了你要战,一年以后!一年后的那场盛事,你以为我会错过吗?”看了一眼站在风雪中的星辰十六少,战一再一次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从飞行器上一跃而下,回到了飞行器中。

  这算是他给洋宝宝的交代了。

  而星辰十六少则看都没有看一眼洋宝宝,只有龙一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高喊道“星辰十六少申请入营。”

  龙一的声音在训练场上方回荡着。

  经历了洋宝宝和战一那么一闹,在场所有的天才士兵们已经确定了——星火大队要来一批强悍的新兵了。

  而韩星站在训练场中,心情略微有几分沉重,和唐凌有着深仇大恨的星辰十六少来了,他以后要面对的局势恐怕更加艰难。

  更让他在意的是,为什么在停驻台上的星辰十六少感觉是如此的陌生?就像就像他们不再是他们的感觉。

  那么这两年多,星辰十六少是成长了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暗月纪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亲爱的许你来生只为原作者仐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仐三并收藏暗月纪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