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广告!

  孤独斜阳淡淡道:“果然是伶牙俐齿!”他顿了顿,道:“好,现在我们正式开始问询你,我们问什么,你就将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有一句假话,如果被我们证实你所说有假,那么我们便会将你带回裁决所。这一点,是我们已经和院长达成的共识!”

  雷鬼在上首也就说道:“没错,宗寒,千万不要说假话。孤独先生他们隔了这么多天才来,那是已经做了十足充分的调查的。”

  陈扬点头,道:“我绝不说假话!”

  孤独斜阳道:“好,第一个问题,你和明知夏曾经与四大邪神之首的寒魔行,以及夺命手古离尘,另有霸千秋,水鸿光一起围杀里维斯。之后,寒魔行,古离尘,水鸿光被里维斯杀死。霸千秋先一步逃走……现场就只剩下你,明知夏和里维斯。以里维斯的本事,杀你和明知夏是易如反掌。而且,里维斯还说过要放了明知夏,但明知夏不肯。里维斯说,明知夏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机会。以里维斯的性格,他既然说要杀,就一定会杀。那么,你和明知夏是怎么活下来的?”

  陈扬道:“当时我并没有出现,是隐藏在暗处。实际上,我与里维斯在以前就认识了。不过当时里维斯还未犯下大罪,所以我与里维斯认识,应该不算有罪吧?”

  “何时认识的?”孤独斜阳淡淡问。

  陈扬道:“五年前,魔鬼星上。当时我想去寻找祖神宝藏,当然,我也没抱什么希望。后来,在静修之中,我听到有打斗声,于是寻声找去。便发现是里维斯正在和迪恩家族的迪恩佐打斗,他们打斗的原因是迪恩佐的儿子杀了里维斯的宠物。迪恩佐自不是里维斯的对手……所以迪恩佐死后,我就想走,只是没想到被里维斯发现。”

  接下来,陈扬就讲了当时发生的事情和细节。他将渊飞和剑奴也说了进来,但他反正就不说自己也收了渊飞和剑奴。

  “迪恩佐死后,他的宝贝都留在了哪里。里维斯给我分了一些……之后,里维斯离去。我在魔鬼星待了四年左右,在那里,我找到了两件法器,就是我现在用的大灭生死刀,以及学姐所用的阴阳熔炉!”

  “你撒谎!”孤独斜阳眼中寒光一闪。

  “你并不是只找到了阴阳熔炉和大灭生死刀,你找到了祖神宝藏,对不对?”孤独斜阳逼视陈扬。

  “我没有!”陈扬显得平静,道:“如果我真的找到了祖神宝藏,我一定不会拿出阴阳熔炉给学姐。我与学姐不过是泛泛之交……为此暴露天大的秘密,不划算。甚至,在里维斯要杀学姐的时候,我也不会出来相救。”

  “你找到了祖神宝藏,然后给了里维斯灭天斧,如此,里维斯才放了你们。”孤独斜阳冷冷道。

  陈扬道:“我没有,这都是您的恶意揣测。您大可搜身,搜查我的一切,以及我的轨迹。如果我有祖神宝藏,你们一定能够搜出来。”

  “咳咳!”就在这时,沧海岚忍不住开口了,道:“孤独先生,据调查,玄蓝之前与里维斯交过手,并且打败了里维斯。里维斯是在第二次交手的时候才有的灭天斧。如果宗寒给了里维斯灭天斧,里维斯才放过他们。那么,里维斯第一次就可以用灭天斧来打败玄蓝。”

  孤独斜阳冷哼了一声,道:“我们估计,是里维斯在短暂之间还没有掌握灭天斧。后来才掌握了灭天斧……”

  沧海岚道:“不是我偏袒我的学生,孤独先生,你觉得以里维斯的修为,他没办法掌控一柄神器吗?”

  “如果我有祖神宝藏,里维斯也早该给我全部抢走,并且将我杀了灭口。”陈扬又说道。

  孤独斜阳顿时哑口无言。

  陈扬道:“事实就是,里维斯念了跟我的一面之缘,放过了我和学姐!之后的事情,我们便一概不清楚了。我带着学姐找了地方,让她融合了阴阳熔炉,如此她的伤势才全部愈合。”

  他接着又道:“其实孤独先生,我今日斗胆还想问问,你们怀疑我和学姐什么?怀疑我们给了里维斯法器?并让其杀死了裁决所的高手?我认为,这是没有理由的。我们本身也是去追杀里维斯,巴不得能够将他杀了好回来领功。帮他?不说我们没这个能力。就算有这个能力,我们图什么呢?还是说,你们本身来审查我们的目的就不是为了裁决所高手被杀,而是为了……祖神宝藏呢?”

  “放肆!”两名美女随从顿时大怒,厉声喝道。

  孤独斜阳倒是面色淡淡,说道:“里维斯的灭天斧出现得很蹊跷,阴阳熔炉出现得也很蹊跷。宗寒,尽管你巧舌如簧,将这一切都撇得干干净净。但是,你聪明,别人也不是傻子。尤其是我们裁决所,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陈扬林清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亲爱的许你来生只为原作者问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问鼎并收藏陈扬林清雪最新章节